速记一下昨天奇妙遭遇 (a.k.a 水逆)

二 12 十一月 2019
由 Difan Zhang 创作

2019 年双十一,也是从多伦多回家的那一天。原定了 YYZ-SFO-LAX 的机票,衔接时间只有 45 分钟。前一天晚上拿出 United App 抓紧 checkin 以便至少选个 E+ 座位 —— 只发现无法完成 checkin,要求上传护照信息。遂拿出护照进行扫描,上传后 App 自动跳转回上传护照界面,并最终通知无法完成 checkin,请见 agent. 作为生活在美国的外星人,这种国际化支持不够好不支持外国护照的事情也没少见,随他便吧,等去机场人工 CI 便是。

一早,收到了邮件通知 UA CPU 居然 clear 了,窃喜。

下午,多伦多的雪越来越大 —— 11 月本来不应该有这么大的雪。于是开了个玩笑 —— 说不定飞机延误,晚上要在三番住一晚。拿出 Uber,决定抓紧打车去机场。只见 App 提示需要 20 分钟才会有车来接。接下来,每 match 到一个司机,过几分钟后司机便会直接取消订单 —— 谁让这雪下的大呢。终于,有一个印度女司机接了单。然而,左看右看,司机从高速下来的路上转错了方向,只能在堵成红色的地图上 U-turn. 正准备放弃 Uber,开车去机场的时候,司机终于慢悠悠的开了过来。搬上行李,司机一脚油门 —— 打滑了,差点在 stop sign 上撞上迎上来的一辆 SUV。

千叮咛万嘱咐司机一定要开 407ETR,在 427 上堵了二十分钟后,终于到了 YYZ。没想到,这一切只是一系列倒霉事儿的开始。

找到打航柜台,只见柜台服务人员不紧不慢的一个一个扫护照,用二指禅敲键盘,十分钟处理一个顾客。在等到不耐烦的时候,终于轮到了我打票托运。一路小跑过了安检和美国边境,一看还有十来分钟,于是决定走去 lounge 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 毕竟接下来还要飞六个小时,机场也没什么好吃的,垫垫肚子也成。走到 lounge,只见门口摆了一块牌子 ——

We are currently at
MAXIUM
CAPACITY
and no longer accepting
guests at this time

好在准备离开的时候有几个人离开,于是进去吃了一盘意面。

到了登机时间,跑到登机口,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上一班飞机有人不想下飞机 (!),我们的航班不能登机。

大概最终这位旅客还是决定了(或被 CBSA 决定)下飞机,我的航班的旅客最终还是上了飞机。

左等右等,舱门总是不关。乘务员广播称,由于副驾驶不见了(!),航班要延误。衔接并不是问题,因为本来计划飞行时间是 6 小时,实际只需要 5 小时多一点点,只要速度够快,衔接转机的旅客完全不会有问题。由于实在无聊,翻了下下一班飞机的状态,让人心安的是,下一班飞机也延误了,只要两个小时之内这班航班可以起飞,就可以晚上回到洛杉矶。与此同时,打航发来了短信:

Delay update: Your 7:00pm flight from Toronto to San Francisco is delayed further because we're working to find a new flight crew.

于是在飞机上继续装死。

又一次客舱广播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乘务员说,由于加拿大法律规定乘务员上飞机后 90 分钟内没有飞的话需要重新过海关,由于海关晚 9 点关门,为了保证航班可以正常,乘务员需要现在重新过海关。因此,所有人也需要离开飞机。这个解释令人很不可理解 —— YYZ 明明是个二十四小时工作的机场!

下飞机以后,检票柜台上的工作人员光速躲到了限制区域后,拒绝回答任何人的问题。没错儿,这很 UA。又过了半个小时,有人躲在玻璃后面进行了广播 ——

由于天气原因,本地航班取消,请重新入境加拿大,提取行李,并与地面工作人员联系。

然后工作人员一溜烟消失了。诸位旅客开始 boo. 同时, UA App 里立即显示,航班因为天气原因取消了航班。显然,这又是一次 UA 的店大欺客操作 —— 反正你也不能怎么样我,我就说是天气原因,不给你酒店,你自己活该咯。

这时是晚上 8:30,机场最热闹的时候。海关也排起了长队。好在 Nexus 没有队。等了接近一个小时,拿到了行李。跑去了出发层,只见打航柜台只剩下了两个人。因为跑的快,所以在比较早的时候就改到了第二天的加航直飞机票。地勤并不乐意帮我 UA 改 AC,但在我指出 Rule 240 之后,还是给我签转了 Y 舱的纸票。同时,告诉我在另外一队(就是另外一个人)处问是否有任何酒店安排。

另一队的速度就慢了更多。刷了 Marriott App,发现附近还有一家 Delta 不算贵,最坏情况也是自己定一晚酒店凑合下回家慢慢撕。排队排到了我,我和几乎不讲英语的从 Québec 来的地勤说你们这是 fraud,地勤以最典型的 UA 态度告诉我,你爱怎么办怎么办,反正我们是不会给你酒店的,也不会给你任何形式的 accomodation,爱睡机场自己睡机场去。什么?你想知道我叫什么?就不告诉你啊就不告诉你。

看来美国文化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嘛,这么快就把加拿大人熏陶的和美国人一样了。

于是花了一百出头美元定了个 Delta,打车去酒店。Uber 司机又是一个印度女司机。累的要命,我就直接在车上发呆装死了。只见司机用颤抖的咖喱英语喊我 ——

Sir, our car is not moving at all. Do you know what to do?

睁眼一看,车陷在了雪里,怎么踩油门都不向前走。但是 —— 有没有搞错?你问一个加州人在雪里怎么开车?

于是告诉司机,请打开闪灯,不行就倒下坡。。。司机松了下油门,车就向后滑。反正这个坡也爬不上去了,大不了就换个路走。最后,车滑到了坡底,违章调了个头,换了个路,终于到了酒店。

到了房间,洗了个澡,发现卫生间居然有耳塞 —— 酒店考虑的很周到嘛。戴上耳塞,定好闹钟,充上手机和电脑,睡觉。

五分钟后,一架飞机降落了。

三分钟后,另一架飞机降落了。

四分钟后,下一架飞机。

………………

打开窗子,我惊呆了:窗外正是 localizer 天线矩阵……

好吧,吃褪黑素。一片,两片,睡着了就醒,醒了继续睡,睡了又醒 …… 无数次后,看 YYZ noise abatement procedures —— 全都是废话,毕竟正对着 Runway 24,就算 idle 也能吵死……

终于到了五点半。上车,checkin. 加航的服务果然比打航好一百倍,排队人少,操作速度也快,就算是纸票换开也一分多钟就给了我登机牌,外加帮我托运好了。

继续一路狂奔,上了飞机以后累的不行。戴上豌豆射手 AirPods Pro,一分钟后就睡着,什么时候起飞的都不知道。加航 Y 舱管饭,要了份 Mac and Cheese 吃,味道居然还不错。

回到了第三世界洛杉矶机场,坐大巴去 LAXit。用 Lyft 叫了个车,排到了个黑叔叔司机。车很脏 —— 算了就这样吧,反正是要回家的。没想到,最后这点路也会出幺蛾子。

上了 405,司机在转 10 的时候,居然开!错!了!路!

好吧,随便吧。转个圈也能到家。

开到了家附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 在 one way stop 上,这位黑叔叔一脚油门过去,差点撞上了有路权的另一辆车。

好在没撞上。

回家,洗澡,吃饭,然后有了这篇文章。

评论